老年游击队

杂食党,二次元欧美国内各种CP都吃,冷圈体制

严肃发言

邪簇甜文让我磕得不亦乐乎,让我磕到天昏地暗,但是听着《让酒》却一巴掌把我打回现实:吴邪对于黎簇来说就像张起灵对于吴邪,吴邪追着张起灵的脚步就像黎簇追着吴邪。“我本桀骜少年臣,不信鬼神不信人”“谁拿青春掷海去”“一副好皮相,仗着少轻狂”“哪来年少多感伤,一心向南墙”我的妈,这几句真是让我要哭出来了,曾经的一张白纸,一腔热血,到现在也只是想再见一面而已了。某种意义上,邪簇从一开始就是BE结局了,而且是以吴邪虽然心怀愧疚但仍然始乱终弃(我胡说的)以及黎簇虽然心怀怨恨但仍斯德哥尔摩晚期(我还是胡说的)的状态BE的。最悲剧的不是这注定的结局,而是这并不是两人之间任何人的错,黎簇可以怪罪于吴邪,但作为第三者的我们没办法归咎于吴邪,我本来想怪罪于三叔当初为何要把一无所知的吴邪拉进来,后来我反应过来,即使三叔不把吴邪卷进来(实际上不可能),他也会走到他该走的那条道上去,其实从一开始吴邪便没有其他选择,黎簇也一样,所以要怪也只能怪着命运太作弄人,怪18岁的黎簇太像从前的吴邪。


我错了,要怪就怪万恶的汪家人,还有比汪家人更万恶的万恶之源,徐磊。

评论(1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