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游击队

杂食党,二次元欧美国内各种CP都吃,冷圈体制

Silent storm (27)

朱白:

*哨向


*错误都是我的,而荣耀属于他们


*怎么写都不太满意。我会尽量不卡那啥的……




27.




张继科这一生当中,求而不得的事情算不上很多。


即便是第一哨兵的位子,张继科想要,花费的时间都是最少的。哪怕他伤痕累累,倦意入骨,他想要的,也要从命运的手里抢过来。


就连马龙,其实也都不是张继科的求而不得。


如果有人见过私下里马龙面对张继科时的样子,那么这个人肯定很难相信,当张继科开口要的时候,马龙会不给。


可是张继科知道,在他和马龙之间其实不仅仅隔着马龙的生理问题。


马龙有心结。


张继科解不了。因为他就是这个心结。


 


在张继科狂奔到混合塔,两分半钟战斗澡洗完,湿漉漉的头发还在滴水就站在2号隔离室门口的时候,几乎是心情崩裂地看着郑荣植带着一身马龙的信息素目光灼灼地盯着1号隔离室的门。


如果不是刘国梁和孔令辉站在郑荣植旁边,张继科现在已经捏断了郑荣植的喉咙。


心里山崩海啸的时候,张继科的表情反而什么都看不出来。


 


“进来吧。”刘国梁打开2号隔离室的门。


郑荣植在关上门的最后一刻才从1号隔离室收回目光,对上张继科的双眼。


 


“这是怎么回事儿?”张继科剜了一眼郑荣植之后,回头去看刘国梁和孔令辉。


“马龙在隔壁,疑似结合热爆发,医生在做检查。”刘国梁抱臂站着。


“不是疑似。”郑荣植咬字很硬。


张继科握着的指节“咔”的一声响。郑荣植挑衅地看着张继科,“只有我可以和马龙结合。不然马龙会死的。”


“放屁。”张继科两个字又轻又快地吐了出来。郑荣植沾染的那一身的信息素的味道让张继科心里的海啸都蒸发成了水蒸气,堵得心都胀起来。


 


“张继科。”孔令辉轻斥一声,“现在一切都得等马龙的检查结果出来。”


“什么意思,他在这儿什么意思?”张继科的手直接要戳进郑荣植的眼睛里。


“如果马龙真的进入结合热,我们得尊重他的选择。”刘国梁说。


张继科点点头,放下了手。然后,让所有人措不及防的,张继科一拳砸向了郑荣植的心脏,又快又准。如果不是郑荣植有所戒备并且已经尽可能快地后退,手挡在胸前抵消了一半的力道,现在他就不是只有喉咙里一口腥甜的问题了。


张继科用十成力道,那是死手。


 


刘国梁暴起,摁住了紧跟着一脚已经踹出去了的张继科,“你冷静一下!”


张继科连个眼神都没往刘国梁身上放,手臂上的青筋一条一条绷起来,哨兵信息素山洪倾泻一般铺天盖地地压下来,而目标是几步开外捂着嘴咽血的郑荣植。


郑荣植的指缝之间漏了红。


 


“张继科,你想马龙出事吗?!”孔令辉呵斥。


张继科顿了一下,刘国梁趁机卡在了张继科和郑荣植之间,爆发的哨兵信息素山一样地阻隔了两股对峙的信息素。


张继科的眼眶都红了。他没有说话。


但刘国梁知道,如果他不挡在张继科和郑荣植之间,张继科还是会在下一秒直接弄死郑荣植。


 


“我把你叫过来不是让你来杀人的。”孔令辉一巴掌打在张继科脸上。


张继科深深呼出一口气,停了片刻,不带笑意地扯了扯嘴角,看郑荣植的目光仿佛已经在看一个早晚要死的人。


 


敲门声打断了这一刻的凝滞。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摘掉呼吸净化器,捏着一张纸神色凝重地递给刘国梁。“确定是诱导剂引发的结合热。是中央医院前段时间刚研发出来的低敏度向导结合诱导剂,马龙一次性吸入了大概十个人的量,抑制剂只能延缓爆发时间,一旦正式进入结合热,这个过程无法逆转,只有结合一条路可以选。马龙现在神志还是清醒的,他还在忍,但随时会进入爆发状态。”


“但是据马龙以往的医疗档案,他并不处于适宜结合的状态。我们一直无法解决他在结合热状态下的疼痛症状,以往他的临床反映非常剧烈,我们无法确认他可以顺利渡过结合状态。”


“马龙的意思呢?”孔令辉问。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医生的身上,医生压力巨大地摇摇头,“他什么都没表示。”


 


“另外,就刚才对郑荣植抽取的血液的暂时分析结果,里面有多重作用叠加和制约的特殊药剂成分,但是时间所限,现在无法一一分离检测。所以,可能马龙和郑荣植结合,有可能会在不伤害马龙的情况下顺利完成。但是……”


但是,哨兵和向导的绑定,是一生。


你的呼吸,我的思想,牢牢地绑在一起的一生。


从此之后,血肉交融,命运交织,只有死别而无生离。


而如果将要和你度过一生的人,不是你爱的人,你能接受吗?


 


刚才打的镇定剂的效力已经在消退。马龙无比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一寸一寸地软下来,像是一颗桃子一点一点成熟,变红,发出香甜的味道。


马龙试着握了握手指,发现力气全无。一阵厌恶从心底泛上来,他非常非常讨厌自己无力的样子。


 


恍惚之间,他想起很久之前读过的一个故事。


故事里的父亲知道自己的女儿可能会被下毒杀害,于是父亲就从女儿小的时候起给女儿喂食砒霜,这样等到有人真的下毒的那一天,因为女儿长久以来食用砒霜已经形成的耐药性,即便是一次服食了正常人的致死量,女儿也并不会死亡。


如果习惯了刀刀见血地在身上划,如果习惯了有一双手握着自己的心脏,那么最后的那一下,可能就不会那么疼。


 


如果,一定要有一个人来救我的命,哪怕以日日煎熬的方式。


如果,最后一定要有一个人握起这把刀,那么我希望是你。


 


 


“继科。”马龙的声音轻的像是许愿之后吹散蜡烛的一阵烟。


而张继科就在这青烟过后,如同召唤应验,推开了房间的门。


 


骑士应约而来,虔诚地跪在了他的王的面前。


因为他知道,他的王,必然会呼唤他的名字。


 


—tbc.—





评论

热度(283)